由最近市场波动引发的关于对冲(Hedging)的几点思考

最近一直比较忙,在大家的再三催促下,抽出点时间写写这几天的感悟。:)
进入2018年2月以来市场打破了几年来的平静,有据说程序带来的闪崩,有FB为主的data privacy的担心,更有特朗普炮轰亚马逊和trade war的恐慌。总之,一个字:不平静。
市场的波动性理论上会带来更多的盈利机会,当然,也会给很多小白带来很多不确定性和亏损。应对这种不确定性,避免自己爆仓,对冲(hedging)自然是非常重要的。
对于对冲,简单谈谈几点思考,以后有机会还会做进一步展开讨论。

对冲一定要考虑到现有的position

比如,如果我现在已经massive long FB,但它的股票一直在跌,我现在就不可以long call 或者short put,而是应该相反。hedge的size和tenor也要根据自己的view来决定。

并不是一定要对冲

尤其在time horizon很长(比如10年)和leverage很低的情况下。这种情况下不需要担心爆仓等。如果是passive investment,比如buy and hold S&P500,一定要相信经济长期是盘旋向上的,尤其美国经济也是整体向上的,这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。即便是明年经济危机,最多两年又会恢复。我们从Cobb-Douglas production function就可以看出productivity, capital, labor都会推动整个经济增长,而股市往往又是跟随经济起伏。记得之前有人十年如一日做空VIX发家致富大概也是一个道理。

Perfect hedging

这是另外一种极端的情况。比如对于卖方/做市商来讲,他们通常只赚取spread和flow,不会take risk。假如一个FX Derivatives market maker有residual risk exposure (delta, gamma, vega等等),他会马上去做hedging,让自己的PNL不会因spot, vol波动而起伏。

有自己view的对冲

根据我们view不同,可以做的对冲structure也多种多样,以下是一些常见例子:
  1. 假如我现在long 10K USD SPY spot position,我的view是2018年会比较波动但不会有大危机,预期5%-10%的回报率。这种情况下,我就可以做一个collar,short out-of-money call 同时 long out-of-money put,这样的hedge不会很贵因为premium抵消一些,可以做到获取一定范围内的upsides收益,同时也有downside protection.
  2. 假如我的view是美股今年可能继续大涨,downside risk不会很大。那我可以在现有Long spot position基础上,Long higher strike OTM put, 同时short lower strike OTM put. 这样我们去除了一部分downside risk,同时hedge不会很贵。唯一的风险是美股大幅下跌的情况,但根据我们的view是小概率事件。
  3. 假如我现在Long FB股票,但市场对科技股情绪下降,如果我相信FB的前景和基本面好于其他科技股,如Twitter,特斯拉等,我可以选择short 这些科技股来对冲掉科技股行业的风险,只留下company specific risk。这就是Long short的思想。或者我可以short tech index,因为我相信FB会outperform 行业。

对冲风险选择的时间很重要

很显然当我已经损失了很多的时候才想到去对冲,充其量只能停止损失更多。而且市场跌的时候也往往代表反弹的概率在增大。市场情绪差的时候也往往是对冲cost很高的时候,因为市场波动性大。所以现在回望18年1月美股的牛市,在市场不理性的上升时,要感到恐惧和敬畏,那时候也是最佳对冲的时候。

Short option一定要非常谨慎

因为有unlimited downside risk。而我们往往低估或不能预测市场的走向和不确定性。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就有人利用这点赚了很多钱。危机之所以是危机,是因为它出乎人们的预料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